龙凌薇

鷇梦鷇。不拆。

这里也宣个群。。
鷇梦的

【梦鷇】霹雳文化馆那些事03

 代18cm发_(:з」∠)_

   三余无梦生做了一个梦。
    修行到了他这般境界的人已经很少做梦了,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个梦境,心中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有了那么两三分的期待。
    此时出现在三余无梦生面前的是一片浓得化不开的雾气,鼻尖那点若有似无的白梅香气像是一个尽责的领路人,引着他向着未知的方向前进。
    三余无梦生摸出了羽扇,闲庭信步般地循着白梅的香味走进了雾气之中。他可不担心自己会遇到什么危险,一来自己尚在档案馆内;二来,他三余无梦生也不是什么轻易就能让人随便占了便宜去的角色。
    梦里的时空无疑是混乱的,三余无梦生无法判断自己走了多久,也不清楚自己走了多远,只知道眼前的雾气正在逐渐散去,然后他听到了一些声音。
    一开始的时候,声音还有些远,隐隐约约的听不分明,只能听出是个有些耳熟的男人的声音。三余无梦生继续不紧不慢地向前走,耳边的声音也越发得清晰起来。三余无梦生在记忆里面翻找了几遍,又反复地确认了两遍之后,方才辨认出那耳熟的声音竟是鷇音子。
    三余无梦生的脚步有了一个不易觉察的停顿,自己的梦里出现鷇音子这种事倒是不难理解,只是不该是在现如今这种暧昧不明的场景中。更何况,梦境中的“鷇音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怪,如果非要拿什么来比喻的话,大约是融化了的糖块,既甜且黏,而且散发着勾人的香气。
    想到这里,三余无梦生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并用力地甩了甩头。鷇音子什么时候能和这些词沾上边了,我莫不是睡傻了吧。
    陷入思考的三余无梦生并没有发现周围的白雾正在发生着变化。它们像是有了意识一般,向着一处聚集,然后逐渐凝出一个模糊的形状来。
    待到三余无梦生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这团凝实的雾气缠住了。随着一阵天旋地转,他竟是被那团雾气压到了地上。三余无梦生本能地挣了两下,便被雾气越发清晰的眉目惊得忘了动作。
    那是鷇音子。
    三余无梦生僵硬地任由“鷇音子”将自己压着,动作生涩地将两人的衣物一件件解开。被解开的衣物几乎是一落地便不见了踪影,不多时,两人之间再无一丝阻隔。三余无梦生只觉得口鼻间梅花的香气越发浓厚,他被诱惑了一般翻身将“鷇音子”压住,用力地吮咬起那两片单薄的嘴唇,直到它们都沾上津液,泛出艳丽的红。修长的肢体从身上抚过,三余无梦生感觉自己的心口燃起了一簇火焰,而“鷇音子”放纵的态度则让这点火焰快速地烧掉了三余无梦生的理智。他们疯狂地纠缠在了一起,耳边回荡着婉转的吟哦,三余无梦生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下身是被怎样温柔湿润的部位包裹,然后控制不住地发泄了出来。
    三余无梦生从梦中惊醒,感觉整个人都要不好了。然而,现实并没有给他整理心情的时间,便又强行塞给他一个“大礼包”。
    “清醒了吗?”鷇音子清冷但又像是压抑着什么的声音在三余无梦生耳边响起,“清醒了就放开我。”
    要完。
    这是三余无梦生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因为他现在不仅是紧紧地将衣衫凌乱,眼角发红,一副被狠狠欺负了的模样的鷇音子抱在怀里,自己的小兄弟还精神百倍地顶着对方的大腿。
   

【梦鷇】霹雳文化馆那些事02

接龙游戏第二棒,扶风发的_(:з」∠)_
三余无梦生处于放空状态,酒红色的眼眸现出了少见的黯色,空洞无物的神态宛若整个世界都已离他远去。
一旁的鷇音子虽然也有些茫然,但相比对方,周身柔和下来的气场证明了他发自内心的愉悦。
事不关己的天踦爵笑够了终于直起腰来,那张与自己相差无几的面容上,同本体同出一辙的狐狸神态让终于回过神来的三余咬紧了牙关。
“本尊?!”
“抗议无效。”素还真好整以暇地将手上不知何时出现的的紫金柄拂尘甩出一个优雅的弧度,水晶莲花坠一晃一晃。语气依旧平静却带着不容辩驳的坚定。“你们住的地方会有人去打理,三余,不必太过惊讶。”
“是,馆长。”鷇音子低头应了一句,语调听不出跟平时的差别,但在场的所有人都能体会到他现在的心情之好。
被这一打岔,三余无梦生至少在今天之内是绝对提不起精神工作的。素还真也非常清楚这一点,于是顺水推舟地给他们两人批了提前下班的权限。
所以两个人一前一后向着自己的住地前行,行至半路却见到了熟悉的身影。
“一字,你已经……”三余无梦生看着棕发青年的安然神情,心也定下了几分。
“是啊,知秋请了长假,如今文化馆的居所机关是我在管理。”青年的眼眸依旧是海水一般美丽的湛蓝,与生俱来的苍白肤色衬得他清秀的眉目不见病态只见静美。但三余无梦生却没来由地觉得身上起了阵阵寒意。“馆长跟我说了,其实也不算难……无非就是把非马梦衢同罗浮丹境的一部分暂时重叠在一起。”
WTF???!!!
三余无梦生完全被这个突发情况给吓着了,他以为本尊这次心血来潮最多就是让他跟鷇音子两个人一起搬进双人寝——这种情况其实不算少见,在文化馆内没有积蓄构建自己居所的成员的确可以选择规划好的寝室,样式接近外界的中高档公寓。但是对于平均年龄过三百的众人来说,还是更习惯于自己长期居住的环境。如今寝室区基本空置,三余的推测也合情合理,然而本尊的不按常理出牌确实让人……
“那便劳烦了。”鷇音子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一层,真心实意地向对方道谢。
“再过一小时等阵法重叠完成,就可以居住了。”一字铸骨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罗盘,转速渐渐稳定并且已有变慢的趋势。
等三余无梦生再回过神来,已经和鷇音子一并坐在休息区的长凳上,身旁多了许多零食。
有油纸包裹的糖葫芦、精致木盒盛放的牡丹花糕、锡纸封存的天馡鱼干、一大盒朱古力……而耳边的声音也愈发清晰——
“好友……下次做糖葫芦能换个口味吗。”温厚的声线中满是讨饶之意。
“……你说实话,是不是我做的雪脯酒酿吃不饱?”白发紫眸的青年看着伴侣手上的烤鱼有些哭笑不得。
“杀魂丝有毒,就算你有抗性也不能直接拿来捞鱼!龙蚕丝也不行!”向来温柔待人的青年声调整整上扬了一个八度,被当场抓包的金发男子有些窘迫。
“小山你再吃朱古力就要胖到压塌展台了!”一身雪白的男子正努力龙口夺食。
“好友你也一样!今天只有十五张烧饼,再饿就吃红菜头。”本来光华灿烂的凤凰听了这话随即低下头,连身上的羽毛都黯淡了不少。
……
原来今天提早下班的不止是自己和他吗……三余无梦生木着脸,站起身,看也不看一旁的鷇音子,在一字铸骨的提醒下开始结手印。带有绚丽色彩的法阵逐渐展开,昭示着无可避免的命运。
“成了,如有需要可以来我这里交表。”罗盘静止,看着依旧神情温柔的一字铸骨,无梦生低声道谢后便缓步向前,鷇音子紧随其后,一同消失在墙面浮现的法阵通道中。
“嗯……也不知道前辈什么时候能让先生明白。”少年还带着稚气的声线却不乏忧心。
“有闲心担心这个不如改进你的厨艺,再吃红菜苔就不和你住了。”稍显骄横的语气,却让人生不起厌烦之意。
“为兄正在学习呀。”
……
身后种种议论皆与三余并无关联,此时他看着那张自己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床,一瞬间觉得干脆跟鷇音子学习打坐一晚便是了。然而早已洞悉一切的本尊显然深明自家三尸个性,不仅扩大了他原本的那张床,还硬生生把鷇音子用来打坐的石榻隔在了不曾重叠的空间中。……没错,本尊动用自身优势强行把两地的独立空间暂时锁住,导致梦鷇二者只能使用现在重叠在一起的公共空间。时代不同,纵然修行有成也做不到夜间不眠不休,第二日还能神采奕奕。想了想以书成榻的可行性,他还是放弃了这个自己本来有所期待的解决方案。
而且,他们三个联合起来才能基本确保突破本尊的术法桎梏……以天踦的个性不偷偷扩散八卦已经是难得的厚道表现了,期盼他参与进来进行术法解除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三余无梦生看了看风格莫名和谐的琴桌与丹炉,床上两床素白底色缀了银色暗纹的被子,铺了月白枕帘的浅青竹制长枕,内心稍安。
到底是能隔开些距离的,本尊还算是有底线。看了看床头小几上的一对红烛,他冷笑一声,一掌下去,带着暧昧气氛的明亮火光便瞬间熄灭。把身上的外袍取下来挂到衣架上,捏决洁身后,除了鞋袜便钻入那带着凤凰暗纹的被子中。
其实他也说不清为什么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忽视了鷇音子的存在,唯一能够感受到的,只是在半梦半醒间身侧多了份稍低的温度。与此同时,混杂着梅香的丹药香气渐渐充斥周围,并不带侵略性,与鷇音子对外的表现全然两样。
如果能保持这种状态倒也不错……三余无梦生在睡梦中似乎触碰到了一件让他自己分外舒适的物品,于是便握在手中不放,直到第二天清晨他才意识到不对之处。

梦鷇产粮的日常。你们自己猜谁是谁。

只是返图,求不喷,以及,怪我咯(;一_一)

我有那么闲??

关于圈名

龙凌薇啊。是龙葵,凌波,和微笑的缩写
希望和娘子开开心心的走下去